小说汇小说网 > 逆天灵师:绝色嫡妃不好惹 >第63章柳将军府



????“清毒丹,吃下之后用内力把毒素逼出来。”叶澜歌看着吴猛感激的面容,微蹙着眉问道,“你们出来没有带解毒的丹药吗?”
????“没有,事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……”赵思年走了过来,有些羞愧地道,“这次多亏了景兄了,不然我们都要死在梅皎月手中。”
????“无妨,那些赏赐给我就行。”叶澜歌抬了抬下巴示意仍然盘在一旁的紫极蛇,“你们应该有带雄黄吧?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们了。”清毒丹药不带可以理解,但驱蛇的雄黄肯定会有带的,毕竟玉苍山脉里虽然大多是灵兽,但是普通的蛇类也是有不少。
????赵思远连忙应下,从空间灵器里拿出了几坛雄黄酒,直接连着罐子砸在了紫极蛇的旁边,只给紫极蛇留了一条逃跑的路。雄黄的气息顿时弥漫开,紫极蛇有些不适的扭动着身体,焦躁地在原地盘旋了一会儿,最终有些不舍地看了一眼紫极酸草,还是丢下紫极酸草自己逃跑了。
????“这紫极蛇倒是聪明。”叶澜歌挑眉,这小东西显然知道面前几人的目标是它守护的紫极酸草,为了活命丢下紫极酸草便跑了。
????“伴生灵兽在下也是听说过,只有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弃了伴生灵药逃跑。”赵思年走过去拿起那棵紫极酸草,小心翼翼地用白玉盒装好放进了空间灵器里,“景兄,这次真的多谢你了,赏赐我们也会全部如数奉上,不过还得麻烦景兄与我们一起去一趟环州。”
????“没问题。”叶澜歌点头应下,看着还在啜泣的柳黛心,顿了顿递过去了一方干净的手帕,柳黛心朦胧间看到手帕下意识接了过来,看着叶澜歌突然一下子跪了下去。
????叶澜歌吓了一跳,连忙向一旁跳了一下躲了开,“柳姑娘,这可使不得!”
????“景公子大恩黛心无以为报,还请景公子受黛心一礼。”说着,柳黛心便要向叶澜歌磕头,叶澜歌求助性地看了一眼赵思年,结果发现赵思年并没有想要劝阻的想法,只好自己上前拉起了柳黛心,没有让她这么拜下去。
????“拿人钱财,柳姑娘言重了。”叶澜歌淡淡一笑,“柳姑娘把原定好的赏赐给我就行。”
????“这是自然。”柳黛心连忙应下。
????找到了紫极酸草柳黛心四人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,回去的路上对叶澜歌的态度也和之前的客气大有不同,明显多了几分熟稔和亲切。
????“景兄,前方就是我们环州军所在的连城。”看到连城的城墙,赵思年更是激动,这次也是他第一次出远门,出门前还相当自信地觉得他们几人能轻松找回紫极酸草,但是却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,甚至差点没了命,现在看到家就在面前顿时一阵热泪盈眶。
????“柳将军是在城内吗?”叶澜歌问柳黛心,“还是需要去军营?如果是军营的话我就不过去了。”
????“在城内。”柳黛心连忙道,“最近虽然流寇猖狂,但是世子殿下和叶大将军奉了靖王殿下的命令,已经带兵前往环州州境和北玉境的冯将军汇合,一同去击退流寇。也多亏了靖王殿下仁爱,准许父亲在家中陪伴母亲,甚至还让世子殿下带了不少补品和灵药来。”
????“靖王殿下一代枭雄,自然是体恤下士的。”听到叶大将军这个名号,叶澜歌微微怔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应该说的是叶震远。
????“怎么站在城外说起来了。”家就在眼前,杨梦苏迫不及待地催促了起来,她发誓这次回去再也不会去玉苍山脉了,想到玉苍山脉中经历的一切,顿时眼眶微红。
????柳将军府就在连城的主街道上,“柳将军府”的四字牌匾写得龙飞凤舞杀气腾腾,柳黛心看到这牌匾又是小声哭了起来,让前来迎接的嬷嬷一阵惊慌。
????“我没事的嬷嬷。”柳黛心擦了擦眼泪,“这位是帮助我们找到紫极酸草的景歌景公子,... ...

第63章柳将军府 (第1/2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小说完结榜排行玄幻 《雷霆战将》被下架,佟丽娅新剧顶上,可惜也不争气!| 如何把新发展理念贯穿到发展全过程各领域?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| 舞台上的四季流转,芳华里的春艳绽放丨「倾听」锡剧名家季春艳| 怎么玩娱乐圈,我只服秋元康一个人| “炫富”鼻祖李白?刘邦说,这都是我们玩儿剩下的| 70岁以上老人可考驾照了!驾校:有八旬老人咨询报名| 怎么玩娱乐圈,我只服秋元康一个人| 金莎拒绝了28岁帅气创业小奶狗,她要求是不是真的太高了?| 贪5.8亿还有人念他好?警惕“两面人”的村霸| 张一山对《鹿鼎记》最大贡献,就是衬托出别人的好| 杨紫琼罕秀亲密照,恋法拉利总裁6000天,年近六旬为何无子?| “炫富”鼻祖李白?刘邦说,这都是我们玩儿剩下的| 消失小灵猫现浙江| 航拍!北京今冬第一场雪,长城内外美爆了| 英国首相遭起诉| 潜水拍到惊人一幕| 服刑4年7个月4天,于欢狱中受奖励表扬6次获减刑| 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对话会上发表主旨演讲| 因为一句话事业全毁,她至于被嘲这么多年吗| 《雷霆战将》被下架,佟丽娅新剧顶上,可惜也不争气!| 新冠对大脑的影响| 拉尼娜现象已形成| 消失小灵猫现浙江| 金莎拒绝了28岁帅气创业小奶狗,她要求是不是真的太高了?| 国内首部聚焦女性的独白剧《听见她说》,说出了广大女性的焦虑| 剑桥大学喊话学生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