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汇小说网 > 逆天灵师:绝色嫡妃不好惹 >第32章叶袅袅归来



????现场数息间便变得如此混乱,叶澜歌也是有些头疼,对兰枝使了个眼色,兰枝立刻跑进玉香坊,片刻后两个伙计跑了出来,赶着周围看热闹的人,呵斥道,“都干什么!赶紧走别围在这里!”
????叶澜歌上前扶起了沈五小姐,淡淡地道,“没事都散了吧,姑娘走路一不小心摔倒了有什么好看的。”说着把沈五小姐丢给了兰枝,让兰枝先扶着沈五小姐去玉香坊。
????“你!是你!是你害的我!”沈五小姐甩开了兰枝,“肯定是你报复我!别在这里假惺惺地装好心!”
????“沈五小姐,我在你摔倒之前,我已经转过身了,不可能从后方击中你的腿,不少人应该都看到了,而且我并不是装好心,这里围这么多人我没法做生意,再加上你到底也是个姑娘,在我的铺子前面跌倒我有什么好处吗?”叶澜歌神色淡然,“再说了,我为什么要报复你?”
????“就是!叶大小姐刚刚确实没有能力可以打到这位。”
????“真没想到,沈家人居然是这么个家教。”
????……
????叶澜歌这一番话说完,四周顿时响起了议论声,看热闹的人看向沈五小姐的目光中顿时充满了厌恶,随后兰枝也不管沈五小姐听进去了多少,直接强硬地把她推进了玉香坊,之后出来对叶澜歌抱怨道,“大小姐,这沈五小姐真是麻烦,奴婢真觉得咱们玉香坊以后不要她来了才是!”
????“她不来咱们岂不是少赚了不少钱?”叶澜歌眸光微冷,“走,去看看谁想栽赃嫁祸于我。”她之前看得相当清楚,沈五小姐瘀血的部分正好是小腿正中央,这个地方只有在后方的位置才能打到,而且已经发青发紫的部位位于於痕靠下偏右的位置,这也就是说出手的人是在沈五小姐左后方的。
????左后方是平安典当行的产业,平安典当行和叶府的嫡长小姐并没有什么仇怨,那么就是……
????叶澜歌目光上移,锁定了一扇开着的窗户。那个位置,是平安典当行的茶楼二楼的一间包厢。
????装作不经意地走进茶楼,立刻便有人迎了上来,看到来人叶澜歌倒是乐了,竟然是雪莹,想必雪莹也是闲来无事在这茶楼里帮忙,但她面上却没有显露什么,毕竟认识雪莹的是景歌而不是叶澜歌,只是道,“二楼还有位子吗?”
????“当然有,二位请随我来。”雪莹带着叶澜歌从旁边的楼梯上了二楼。
????叶澜歌随意点了两样点心,要了一壶花茶,看着雪莹下楼去准备后,叮嘱了兰枝在这边坐好之后,立刻起身走到边上的包厢前敲了敲门。
????“进。”出声的是一个女音,相当普通平凡,但叶澜歌却无端从这声音里听出了几分熟悉。
????但当她随后打开门的时候,顿时意外了一下,随后赶忙关上了包厢的门。
????包厢不大,但却坐了不少人,靖王妃坐在左窗边,另一名美妇坐在靖王妃身旁,美妇身旁是两个面带好奇的姑娘,而窗户的另一旁却倚靠着一个悠闲的女子,这女子保养得极好,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,手里正把玩着两颗珠子。
????看到这熟悉的面容,叶澜歌顿时欣喜非常,就连要先向靖王妃行礼都忘了,立刻欢快地喊着,“姑姑!”
????女子面容姣好,一缕发丝垂落在脸颊旁,看上去同叶澜歌有着五分相似,即使是温婉的少妇打扮,却被她硬生生穿出了几分英气。
????正是叶澜歌的姑姑,叶家的长小姐叶袅袅!
????“你这姑姑的修为倒是不错。”容祁声音中充斥着一丝兴趣,“居然有半步幻境的实力,她恐怕是你们叶家除了你爷爷之外修为最高的一个了。”
????“那是,姑姑常年在外游历,怎么会修为不高?”叶澜歌欢欣地快步走去,叶袅袅招手让叶澜歌坐下,仔细端详了叶澜歌一番之后,对着坐... ...

第32章叶袅袅归来 (第1/2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小说完结榜排行玄幻 山东“辱母杀人案”当事人于欢减刑出狱,家属回应:他状态还不错| 别骂张一山了,他的牺牲救了9条命!| “炫富”鼻祖李白?刘邦说,这都是我们玩儿剩下的| 小伙山洞隐居8年| 《花千骨2》即将开拍,赵丽颖归来,杀阡陌白子画迎来大换血!| 服刑4年7个月4天,于欢狱中受奖励表扬6次获减刑| 《狼殿下》播出对肖战是重大利好,重回巅峰指日可待| 从五中全会精神中把握国之大者 落实好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新要求| 心动官宣,2020扑通心动表彰大会启动!| 突发!9死4伤,公安部派出工作组| 《狼殿下》播出对肖战是重大利好,重回巅峰指日可待| 海底捞申请池底捞| 服刑4年7个月4天,于欢狱中受奖励表扬6次获减刑| 服刑4年7个月4天,于欢狱中受奖励表扬6次获减刑| 前锋黄喜灿“中招”将被隔离 韩国男足已累计10人感染新冠病毒| 拉尼娜现象已形成| 潜水拍到惊人一幕| 天津铁路桥梁坍塌| 维也纳恐袭枪手| 恒丰原董事判死缓| “炫富”鼻祖李白?刘邦说,这都是我们玩儿剩下的| 张一山对《鹿鼎记》最大贡献,就是衬托出别人的好| [8点见]最新!天津一小区新增4例本土确诊!| 服刑4年7个月4天,于欢狱中受奖励表扬6次获减刑| 别骂张一山了,他的牺牲救了9条命!| 全文来了!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对话会上的主旨演讲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