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叶沁心这两日的示好起了相当大的作用,叶震远明显更宠爱这个孙女了,刚吃了没几口菜便心情极好地看着叶沁心问道,“心儿突破练气七层有没有向侧妃和盛和郡王报备过?”
????“祖父回来心儿还没孝敬祖父呢,还没来得及去王府拜见。”叶沁心娇声道,余光瞟了一圈坐在下位的几个姐妹,眉眼间都是得意。
????叶澜歌觉得好笑,这种在家靠父兄在外靠丈夫的生活方式她丝毫不屑,甚至还有一些同情叶沁心,明明自己有实力,却还是要靠男人,这属实是一种悲哀。她也不去理会叶沁心,只是低头吃着自己面前的饭,叶府这宴席上的饭菜还是相当不错的。
????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她这种想法,叶沁心的行为顿时激怒了叶水婉,叶水婉冷哼一声,突然灿然一笑,对着叶震远道,“祖父才回来,怕是不知道大姐和二姐的赌约呢。”
????叶水婉这话一出,叶沁心顿时脸色微变,瞪着叶水婉眼里闪过一丝狠厉,但是叶水婉丝毫不在乎,只是仰着头斜视叶沁心,叶澜歌也是心头一紧,放下筷子微微叹气,她这四妹属实年龄小不懂事,这个时候提起赌约,岂不是让叶沁心之后找她的事情吗?
????“赌约?什么赌约?心儿倒是没同老夫说过。”叶震远看了看叶沁心,叶沁心此刻正在瞪叶水婉,心里也明白定是出了什么事情,便扭头问叶澜歌,“歌儿,你说。”
????“倒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我和二妹的一个小赌约,如果族比我胜了她,便把逍遥剑送她;若是她胜了我,便输我一百万两黄金。”叶澜歌轻描淡写道,“与其宝剑蒙尘,歌儿想着倒不如找个合适的主人,祖父觉得呢?”
????叶震远听到逍遥剑的名字果然又是沉默了一会儿,也是认定了叶澜歌会输,注意力完全没在那一百万两黄金上,叹了口气道,“逍遥剑是你爹留给你的,自然是你自己的财产,你做主便是,老夫知晓你素来是个有主见的。”
????“多谢祖父理解。”叶澜歌浅浅一笑,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叶震远道,“既然祖父在这里,歌儿还有一事相求。”
????“歌儿且说便是。”叶震远示意叶澜歌继续说。
????“歌儿之前因为常年体弱,所以一直在澜阁未出过门,本来是每月应该有五十两例银的,但是二婶说我不出门也不买什么东西,放着也是白放着,干脆把例银给歌儿换了铺子,现在歌儿身体好一些了,便想着接了这铺子。”叶澜歌看了二夫人一眼,二夫人果然脸色骤变,“歌儿想着向祖父求了这铺子,以后做什么也方便。”
????“你自己的铺子,向你二婶要便是。”叶震远扭头对二夫人说,“那铺子既然是在歌儿名下的,交给她自己打理便是,连带着这几年的利润都送过去吧,毕竟歌儿以后缺了银两可不行。”
????叶澜歌看着二夫人手上紧紧地攥着手帕,一副咬牙切齿的愤恨,心情极好地笑了一下,火上浇油般继续道,“我不太会看账面,还请何管家帮忙看看账面,至于铺子这些年赚的银两,我也不要了,全都分发下去吧,就当是为了府里的妹妹们添妆。”
????听到叶澜歌这么说,下首坐着的一群叶府小姐瞬间眼睛一亮,叶水婉看向叶澜歌的眼眸中顿时满是亲切,扬声道,“祖父,大姐果然是人美心善,还想着我们这些妹妹呢。”
????“刚刚还想挑起矛盾,现在就是人美心善了。”容祁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,“你们叶家还真有趣。”
????“谁说不是呢。”叶澜歌莞尔,“我也觉得有趣。”
????“嗯,歌儿不愧是嫡长女,想的就是周到。”叶震远满意道,“那就按照歌儿所说吧,老何,宴席结束后你且前去帮歌儿算算账。”
????何管家应了下来,二夫人此刻看向叶澜歌的眼里简直要把叶澜歌碎尸万段,叶澜歌说得这么... ...

第26章铺子 (第1/2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小说完结榜排行玄幻 长征六号发射成功| 服刑4年7个月4天,于欢狱中受奖励表扬6次获减刑| 最安全国家排行榜| 杨紫琼罕秀亲密照,恋法拉利总裁6000天,年近六旬为何无子?| 《雷霆战将》被下架,佟丽娅新剧顶上,可惜也不争气!| 东京新增新冠超500例 当地将疫情警戒级别调至最高| 拉尼娜现象已形成| 拉尼娜现象已形成| 马云被四部门约谈| 10秒2次躲过死神| 彻底断了倒卖个人信息的“毒瓜秧”| “炫富”鼻祖李白?刘邦说,这都是我们玩儿剩下的| 从五中全会精神中把握国之大者 落实好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新要求| 因为一句话事业全毁,她至于被嘲这么多年吗| 舞台上的四季流转,芳华里的春艳绽放丨「倾听」锡剧名家季春艳| 怎么玩娱乐圈,我只服秋元康一个人| 健身卡拟设冷静期| 潜水拍到惊人一幕| 国内首部聚焦女性的独白剧《听见她说》,说出了广大女性的焦虑| 70岁以上老人可考驾照了!驾校:有八旬老人咨询报名| 别骂张一山了,他的牺牲救了9条命!| 新5元纸币今发行| 前锋黄喜灿“中招”将被隔离 韩国男足已累计10人感染新冠病毒| 白宫内鬼现身了| 别骂张一山了,他的牺牲救了9条命!| 环卫车撞兰博基尼|